獨一有二的妳─《寶米恰恰》

文章轉錄自:http://blog.udn.com/cinema/6562125

明明自己是獨一,在別人眼中卻是有二,誰能明白雙胞胎的煩惱?

雙胞胎之一的高中生寶妮(黃姵嘉)很無奈,大家常把她跟妹妹米妮(也是...黃姵嘉)搞混,連和她互相喜歡的永平(姜康哲),都傻傻分不清楚的追錯人,她還得當妹妹男友優果(歐陽倫)的愛情軍師。

一場愛情迷糊仗,亂了青春的腳步,如何找出屬於自己的獨特?

(內文有劇透,慎入!)

(圖說:左邊─米妮,右邊─寶妮,注意到髮線不同邊嗎?)

故事由寶妮的自述展開,從小除了爸媽以外,連阿嬤都會把她們認錯,就算盡量在衣著用品上區分,可是必須穿制服的學校裡,她們看起來還是很像,其他事也就算了,如果愛情也錯認,那可不行!

米妮很幸運,愛上她的優果總是能分辨她和寶妮的不同,但也很不幸,一向辯才無礙的優果,在她面前總是窘到不知該說什麼,反而和寶妮能聊得投契,越在乎越是患得患失,《那些年》的柯騰如此,辯論高手優果亦然,最糟的是,米妮始終弄不清楚自己對優果的感覺。

清楚的是寶妮,一次意外她將米妮的手帕借給受傷的永平止血,近距離的接觸讓兩人心頭小鹿亂撞,喜歡上寶妮的永平,把她和米妮當成同一個人,不懂心上人的態度怎麼忽冷忽熱,竟被優果當成情敵。

(圖說:辯論小王子優果(右),膽敢找黑道少爺永平(左)嗆聲,看看是誰比較大聲:P)

我喜歡《寶米恰恰》可愛的小細節,從阿嬤分不清楚雙胞胎嬰兒哪個已經洗過澡,結果又把寶妮抱去洗了一次(沒洗澡的米妮~臭臭),到姊妹共享一雙正版的愛迪達球鞋;還有優果為了米妮不肯喝他送的飲料,乾脆整班都送了(本班以前怎麼沒這款好康?),沒想到全班女生珍奶喝到胖,後來整批退回,他只好改送梅子半糖綠;片中人山人海的合作社很是親切,永平『愛』的菠蘿麵包也傻得可愛(抓住女孩的心,先抓住她的胃嗎?可是菠蘿熱量也很高呢!)

一開始我喜歡寶妮和永平的配對,兩人都是傻傻愛,一個記住對方的特質,在心裡悄悄幫他按讚,一個記住對方喜歡的菠蘿麵包,每天偷偷送到她抽屜。而米妮和優果剛好相反,考試難不倒他們,單獨相處卻不知該怎麼辦,原來對望比被眾人注視更緊張(該來杯淡定紅茶:P)。

不過後來看了寶妮和優果的談心戲,又覺得這樣搭也不錯,但畢竟是姐妹兩人一進一退的『寶米恰恰』,不是四人亂愛的『交換舞伴』,我還是遵從『官配』別『亂配』吧!

(圖說:寶妮期待永平叫住她的表情,拍出情竇初開的甜蜜)

生活化的小細節儘管可愛,『愛錯人』的梗也難撐完全片,戲至中段節奏已經弱了,編導再將重心從『四角錯愛』轉入『籃球比賽』,讓寶妮去婦產科拿避孕藥延遲月經,埋下後面永平誤會優果的鋪陳,可惜從前段女生心態到後段男生衝突,銜接得有點刻意,前後風格不一,縱然110分鐘的電影瑕不掩瑜,長度若能再做些刪減,會更精巧迷人。

(PS.略略覺得末段姊妹吵架有點文藝腔,當然籃球少女可以有文藝心,是我離少女心太遠哩Orz)

好奇的是,片中寶妮為了和米妮有所區別,原本喜歡的鞋子米妮買了她便不買,這麼有自我意識的寶妮,又怎會拿錯米妮的手帕呢?何況那還是優果送的。我相信寶妮對優果沒意思,但(我猜)也許是對愛情的憧憬,拿起米妮的手帕時,怕被發現不小心塞入包包(自動腦補...),這麼巧就遇上永平受傷拿去給他止血,永平又拿去還給米妮,手帕本是米妮的,還來當然收下,永平也就認定米妮是他的心上人了。

後來看了原著小說,小說中手帕原本就是寶妮的,永平還手帕時,因為姐妹倆常被認錯,米妮懶得解釋就代寶妮收下。電影的改編讓優果送給米妮的手帕,變成寶妮和永平的『定情之物』,這不能說的秘密,增加了四角錯愛的曖昧性,也多了種陰錯陽差的宿命感,對照寶妮和優果去婦產科被傳成米妮,真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連環錯啊!(不過如果能交代一下寶妮為什麼拿錯米妮手帕會更好!)

(圖說:她喜歡菠蘿麵包沒錯,但是你送‧錯‧人啦!)

《寶米恰恰》是身為雙胞胎姐姐的楊貽茜,首部自編自導的長片,改編自她的同名小說,融入自身經驗的故事,細膩寫出雙胞胎對獨一無二自我認同的渴望,戲外從小和她一起學習音樂的雙胞胎妹妹楊琬茜,也以配樂總監的身分相助,彼此分了一半細胞的好默契,表現在配樂和電影流暢的結合裡。拍攝期間因楊導生病,請來曾以《我的阿嬤是太空人》得到金鐘獎迷你劇集導演獎的王傳宗共同執導,預期之外的雙導演,也算這部雙胞胎電影的小小巧合吧!

一人分飾雙胞胎姐妹,卻能演得判若兩人的黃姵嘉,曾以公視人生劇展《查無此人》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,《寶米恰恰》中為了兩個角色同時出現的合成鏡頭,常常必須對空氣、道具演戲和反覆排練,所幸舞蹈系出身的她,有充足的體力應對,她更自行為角色設計不同的語氣、神態,區隔出寶妮和米妮的性格差異。

兩位男主角亦表現不俗,戲劇系畢業的歐陽倫,演出優等生優果面對米妮的迷惘,而飾演永平的姜康哲,繼《一頁台北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便利店員、電視劇《向前走向愛走》戴起眼鏡扮憨傻售屋員,在《寶米恰恰》成了木訥錯愛的中學生,一場更衣室發火戲還展露身材,但最搶眼的卻是《父後七日》女配角張詩盈,這次扮黑道大姐戲份雖少,一開口『年紀輕輕,不要玩弄男生的心』氣勢十足,堪稱本片『金句』。

 

(圖說:黑幫大姐警告你,下文有結局雷,後果自負!)

在《皇冠》雜誌《寶米恰恰》專文中,導演提到這部片發想自一則新聞,一對雙胞胎姐妹,約好帶各自的男友回家,互相介紹、晚餐後,卻調換了彼此的房間,測試男友能否認出獨一無二的女友,可惜他們沒能認出女友,也就被判出局了。

看到這裡時我想,新聞中的女人們希望自己是不可取代的,但會判認不出自己的男友出局,那麼這兩個男人對她們來說,也並非不可取代。

不知道導演怎麼看這則新聞,可是我喜歡《寶米恰恰》最後的收尾,剪了短髮的寶妮,翻看姐妹倆從小到大的照片,一一標註誰是米妮、誰是寶妮,赫然發現她也有認不出自己的時候,或許這會讓黑白分明的她放鬆一點。

從後來接到永平電話不在寶妮預期來看,愛情不見得是她剪短頭髮和整理照片唯一的原因,更多的仍是為了自我辨識吧。一直不想跟妹妹一樣,卻還是堅持留了那麼久的頭髮,如今為了區分而剪掉,可惜嗎?

追求獨特,勢必有所割捨。

誰不曾為了重視的事情,放下喜歡的事物?
一連串的抉擇,成就了今天的自己。

頭髮剪了可以再留,她改變的是和世界溝通的方式。

(寶妮(圖中)OS:永平(圖右)你可千萬不要和九把刀一樣是『馬尾控』啊!)

(特別介紹:最左邊的『罡妹』張嘉方,拍攝時常幫寶妮當替身演對手戲,戲裡戲外都是女主角的好同學!)


回到愛情,即使談了戀愛,永平也未必能分得清她和米妮,至少髮型的區隔會是個更好的開始,能不能走到最後再說吧,愛情在這個故事裡,較像是自我認知的觸發點。

《寶米恰恰》的導演楊貽茜,曾以筆名『楊甯』發表長篇小說《純律》,贏得第六屆皇冠大眾小說獎首獎,雖然兩個故事不同,但看《寶米恰恰》時,想起《純律》裡的話:『當大夥都是相同的旋律時,會擁有不同和聲的人』。

不流於表面形式的獨特,《寶米恰恰》是獨一而非唯一,希望再看到導演的第二部電影。

創作者介紹

寶米恰恰 Cha Cha for Twins

寶米恰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